有数新闻
坚持专业、创新、执行力的数字科技应用服务商
秉信进取、担当、自驱力的有数人
最新鲜的官宣新闻尽在这里>>>

大数据信用赋能:“中小微”融资难的“科技解法”

发布时间:2021-12-03 来源:

浙江小微企业数量达246万家,有较大融资需求。现实的问题是,大多数小微企业因缺乏抵押物、监管部门银根收紧、专业融资服务机构缺乏等原因而无法融资,或者融资成本很高。如何通过科技创新与场景拓宽破解中小企业“融资难”?在浙江,有了新解法——

前不久,由浙江省信用协会指导、浙江有数数字科技主办的“信用赋能企业金融服务数智化转型”研讨会在杭举行,与会嘉宾共同探寻中小微“融资难”问题的科技解法,研讨会成效显著、反响热烈,获媒体关注报道。


研讨会上具体有哪些内容引发了媒体关注?

小编带大家一探究竟!

1
中小微融资难  
浙江246万家小微企业靠什么融资?

研讨会上,省信用协会、长三院新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与有数科技三方联合发布了《浙江中小企业融资的现状分析与对策研究》报告。

根据报告数据显示,浙江小微企业数量已达246万家,融资需求较大。杭州未来科技城抽样调查显示,有41.5% 的企业有100-500万的融资需求;48.3%的企业融资需求额超过500万元。

而现实的情况是,宏观上,受全球经济不确定影响,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在资金供给上有所收紧;企业端,大部分中小微企业缺乏抵押物,无法得到传统金融机构支持。此外,从融资生态看,专业化的融资服务机构缺乏,中介服务业态不够丰富。

“一方面,浙江轻资服务型小微企业多达375747 家,同时,5年内有1/3左右的小微企业注销,不良贷款率达2.99%,不良率高于各项贷款0.88个百分点。另一方面,目前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企业征信系统中纳入小微企业1378万户,小微企业法人覆盖率仅为47.5%,银行征信覆盖还不全面。” 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、杭州允九数据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吕淼说。

实际上,浙江的民间资本是很充沛的。2020年,浙江社会融资规模达32155亿元,比2015年高5.1倍,仅次于广东、江苏,列全国第三。截至今年6月,浙江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2.8万亿元,余额位列全国第一。

但另一个现实是,民营资本与中小企业融资结合度不高。以南湖基金小镇为例,实绩投资企业331家,55.2%投到了北京、上海和广东,仅11.3%在浙江。

浙江246万家小微企业靠什么融资?吕淼介绍说,浙江中小企业的融资方式很多,包括风险投资、股票融资、债券融资、银行贷款、租赁融资等。

以风险投资为例,风险投资包括各类风险投资机构、私募股权 机构、个人投资等。据了解,浙江目前机构数量已超300家,总基金规模达1.1万亿元,仅次于上海、深圳、北京,是全国第四大私募基金聚集地。

除资金规模庞大外,私募投资成果也很丰硕。银杏谷资本、天堂硅谷等11家浙江机构上榜清科2020年科技私募基金排行榜,其中阿里创投位列私募股权机构第四,42家进入IPO,113家进入下一轮融资,培育了大量战略性新兴企业和初创产业。

股票融资则包括A股、新三板、新四板、北交所、境外市场等多种交易市场。据统计,截至今年11月9日,浙江省共有A股上市公司590家,全国排名第二,仅次于广东(744家)。其中,杭州上市公司数量最多,达192家,占比32.5%。

此外,还有诸多政府主导型融资平台和社会自发型融资平台。政府主导型融资平台包括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公司、浙江股权服务集团,以及政策性银行和国有银行;社会自发型融资平台包括温州民商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2家民营银行和首批11个民间融资创新试点。

2

如何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?

浙江的“科技解法”:大数据信用赋能

如何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?其实,各地政府和金融机构都做了一些尝试。比如,“政银保”模式,保险公司为贷款主体提供保证保险,银行提供贷款,政府提供保费补贴、贴息补贴和风险补偿支持,通过财政、信贷、保险三轮驱动,共同小微主体发展,但实际上收效甚微。

再比如,台州银行、民泰银行、泰隆银行3家城商行的关系型借贷模式,银行采用自编财务报表、现金流评测等软信息来审核客户,构建关系型借贷模式,很有趣也很有效,小企业贷款余额占80%以上,但弱点在于效率不高,很难推广。

吕淼认为,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,最终还是需要依靠科技的手段。

“一是拓宽中小企业融资渠道,增加中小企业金融产品供给;二是要突破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质押瓶颈;三是要建立健全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体系;四是要引育一批专业化大数据金融服务机构,以金融科技底层技术实现业务侧多维赋能。”

以有数科技为例,在针对全国7000多万家小微企业进行数据挖掘与分析的基础之上,构建了助力金融机构有效识别企业价值和风险的评分体系。

其中营销价值分模型通过企业经营、资产、股东、资质、成长、活力六大评分维度的评测,最终形成对企业综合营销价值的评分判断。

风险分模型则是考量金融信贷场景业务特点,通过评估企业基本情况、自身司法风险、潜在关联司法风险、自身经营风险、潜在关联经营风险及综合社会评价为主的六大风险维度,结合起到信用屏障作用的业务准入规则策略,以6+1的方式给出评分。

“有数的营销价值分和风险分,作为丰富中小微企业画像的重要组成,依托大数据和模型,对中小微企业构建具有决策参考意义的评估体系,有助于消弭金融机构与企业间的信息不对称,进而助力金融服务的数智化转型。” 有数科技副总裁申宇峰说,“在金融机构特定的业务场景中,针对其业务沉淀,利用隐私计算等技术搭建起内外部数据安全融合利用的大数据平台,充分结合专家经验和机器学习方法构建标签与模型体系,则可以进一步提升企业价值发现、风险识别与监控的效果。”

浙江不仅有一批专业化的大数据金融服务机构,还有大量融资服务机构,包括征信机构、评级机构、律师事务所、会计事务所等,其中,完成人行征信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在浙江共有8所。

“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科技正以迅猛势头重塑金融产业生态。信用科技的发展离不开社会各界的努力,只有建设智能研究机构、银行金融机构、征信服务机之间的沟通平台,整合‘政产学研用’的各方资源,营造信用赋能普惠金融的生态环境,才能更好赋能中小微企业健康发展。” 浙江省信用协会会长蒋秀东说。